Bluenss 藍 _馬祖南竿53據點提案


/精神性/
失去原有戰地機能而遺留下來的碉堡,即使外殼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壞,孤立於岸邊的身影彷彿像藝術家Do Ho Suh 的作品,由紗網所編織的形體如幽靈般存在,我們珍惜這樣看不到卻能感受到過往身世的那一種虛幻同時又如此實存的特質,因此如何能透過體驗與想像的重新交織,讓不在場的、缺失的去重疊、豐富實體空間的精神面貌是本案極力想掌握的。
/物質性/
物質實體所能提供的重量、阻力、厚度…等與真實身體的相遇刺激了人類的設想感知,這種刺激推進了生活,為感知提供基礎,也為體驗和理解世界展開眼界。本案我們企圖藉由單一物質性_顏色,觸發人類的感覺樣貌,達到如藝術般的感染力,進而連結離島戰爭地景的身世、環境與活動。佔滿一整個室內的『藍』,瓦解人們對於現實的理解,藍色,物質實存的扎實感在幽微光影的片刻裡衝突地產生了虛幻感。物質承載的是中性而開放的態度,看似與歷史、文化、社會、政經條件...等無形事物帶有意義或意圖的蘊含不同,卻正可藉此與不同事物“任意”連結產生關係,提供給每個人從不同角度詮釋的機會,因此藍色可以是離島海天一色的藍,也可以是馬祖海上奇景藍眼淚,甚或是做為Blue Jazz Bar一種暗示活動的符號象徵。
/時間性/
建築把我們從現實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讓我們能體驗緩慢的、逐漸恢復的時間流動。建築和城市是時間的裝置和博物館。它們讓我們看到並理解歷史的徑流,讓我們參與到超越個體生命的時間周期中。 Juhani Pallasmaa, 肌膚之目─建築與感官(原著第三版), 2012,p.61
時間性計畫反映著一種體系或策略的操作,定義、建構一個具備周期特質的系統,將使得單一作品超脫固著的人事時地物討論,讓時間進入空間,扮演那把喚起進入回憶和想像的鑰匙。藍色由結晶而成,需要的前置作業、施工過程與溫度、液體、濃度、時間交互作用有關,而我們也期待完成後的藍色結晶僅在夜裡的月光下閃爍現身。結晶本身設定為半臨時性的角色介入,允許著五年或十年後的重新溶解析出,讓空間還有機會重新還原成最初的狀態,而這樣一個過程也暗示著不著急於或擔心碉堡經歷過戰時,肩負備戰守衛的機能隨著時代的更迭消失,於現今所面臨到彷彿新生最初始空白卻不知所措的狀態。